潮濕的空氣從門縫滲了進來,電扇運轉著,嗡嗡嗡的聲音和窗外的雨聲重和,密封好的信擱在桌上,我就這樣發著呆,直到露娜喵嗚了一聲,將印著花草圖案的信封放到我面前。

晴煙柳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