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後,泥土混和著花朵的香氣輕撓著鼻尖,風起,漫天都是隨之起舞的花辦,少女的裙襬也隨風飄擺著,望著眼前的花團錦簇,她啟唇,「吶、我終於找到了,你所說的風景,真的很美。」

 

       她輕輕的闔上眼,勾起了恬淡的嘴角,珍珠般的淚卻從眼角滾落,「......要是你也在就好了。」隱隱的壓抑著顫抖,將語句吐出,然後飄散風中。

 

         終於說出那句想說的話了呢。



 

      但、你卻聽不見了。



 

      你知道嗎,我好喜歡你。



 


 

        「梅子,感覺身體好些了?」穿著白袍的男子在用聽診器聽完對方的心音後,在病歷上書寫了什麼,但從自己的角度看不到 。
 

  「我覺得我很好。」少女粉色未束的長發散在潔白的床單上,臉色雖說有些蒼白,但眼神卻依舊銳利的掃向男子的臉,「我覺得好到可以出院了,巧克力。」

 

        巧克力聞言對上了梅子不滿的目光,只是一臉無奈的搖搖頭,「說過多少次了,要叫我醫生啦。」對於梅子負氣撇過頭似不願再與自己對視,又或者說直接無視了自己的舉動而感到更加無奈。
 

       又不是他不讓她出院的,只是眼前少女的身體雖然已經康復,但礙於本身體質......就算這樣放她出院不用對方家庭追究,他自己對梅子也不放心,再加上就自己對對方的認識,為了出院就算身體再嚴重她依舊會裝的跟沒事一樣吧。

 

       「今天要例行檢查,需要抽取血液。」看見少女的身體微微的僵硬,巧克力在感到好笑的同時卻也安撫似的拍了拍對方。
 

       「......一定要嗎?」聞言梅子的臉色似乎又差了些,語氣難得的軟了下來,似乎還聽的一絲絲的出懇求之意。

 

        但就算是這樣也不行。
 

       巧克力一邊向一旁的護士指示著一邊看向少女眨眨眼,表示自己也無奈為力,「這是例行檢查。」
 

       「小夏,拜託你了。」從病床旁退開,巧克力向護士點了點頭,「我先回診療室了,昨天的報告還沒打完呢......小夏等等送樣本時順便幫我帶杯咖啡來吧。」

 

       「我可不是你的秘書啊,不要藉機使喚我!」束著雙馬尾的金髮女孩回頭沒好氣的瞪了離去的巧克力一眼,只見巧克力擺擺手給了對方一個微笑,接著便離開了加護病房。

 

       「不好意思給你見笑了。」那個名叫小夏的護士轉過頭看向病床上不安的少女勾起了平易近人的微笑,「......不會。」梅子只是搖了搖頭,但看著自己......應該說自己手上的針筒眼神依舊浮現了掩不住的排斥。
 

       小夏注意到了這裡只是不以為意得握起了少女的手,看到了一旁桌子放著的幾本琴譜便隨口問道,「梅子喜歡鋼琴?」
 

       在被對方握住時神情微微一滯,梅子眼裡閃過一絲不知所措,但隨後聽見女孩的問題便轉移了注意力,「嗯,很喜歡。」

 

       「誒——這麼巧,我也很喜歡鋼琴的聲音噢。」聽到梅子這麼說小夏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現在喜歡鋼琴的女孩子越來越少了呢,真是難得可以遇見同好。」

 

       被對方活潑的語氣給感染,梅子的嘴角也跟著揚起了一抹弧度,「是啊,真巧呢。」


 

       「那梅子喜歡誰的作品呢?」小夏幫梅子將左手病服的袖子給捲上,露出來纖細的手臂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有些過於白皙,有種彷彿會消失的透明感。

 

       梅子感覺到了手臂綁上鬆緊帶皺起了眉,「沒有特別喜歡的。」她淡淡的回道,小夏轉身拿起了一旁的針筒側著頭思考了下,「那下次我帶自己喜歡的專輯給梅子聽聽看吧......啊、請深呼吸,我要抽囉。」


 

       「嗯。」梅子閉上眼睛強迫著自己深呼吸放鬆,然而輕顫的羽睫還是透露了她抗拒的情緒。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小夏也只能盡量將自己的動作放輕......即使如此,在針頭刺入皮膚的刺痛還是不免讓梅子的身體僵硬了下,眉頭也皺的更深。

 

       「放輕鬆,不要動噢。」小夏動作利落的在針頭後接上了導管讓血液流進取樣的試管中。


 

       手臂傳來的異樣感讓梅子覺得很不舒服,儘管如此她還是順應著對方的話壓抑著自己想抽回手的衝動。

 

       「好了結束啦。」將針頭抽出後小夏在傷口上輕按上藥棉,「輕輕按住大概一分鐘左右,止血就可以拿走囉。」

 

       「知道了,謝謝。」按住左臂的傷口,儘管自己很討厭抽血,但明白這是小夏職責所在,梅子還是有禮的向對方道了謝,只是語氣又回到了先前淡淡的疏離。

 

       「嗯嗯。」在收拾完工具後,小夏變魔術似的從口袋拿出了一顆巧克力放在梅子的病床旁,「抽完血補充點糖分是好的。」俏皮的再次對她眨眨眼,「下次我會帶專輯過來的,約好啦。」接著也不等梅子回應便微笑關上了房門離去。


 

       良久,梅子才拿起方才小夏留下的巧克力,撕開包裝放進嘴裡。

 

       甜膩的味道在舌尖化開,暫時的驅散了心裡那抹不快,靜靜的,她放任了自己放鬆的躺回了床上,望著天花板,住院似乎也沒有那麼討厭、大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煙柳默 的頭像
晴煙柳默

❄夜行性貓科動物❄

晴煙柳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