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艾莉絲‧海瑟,今年十歲,父母意外雙亡,家裡只剩下我和姊姊兩個人,姊姊今年二十歲了,是個很懂事、令我景仰、敬愛的女性,靠著父母留下來的遺產,姊姊才花一年的時間就有模有樣的投資經營了起來,再加上叔叔的幫忙,才讓我和姊姊免於流落街頭的命運。

 

  我從小身體就不好,似乎患上了家族隱性遺傳的疾病,因此幾乎從來沒有到外面過,每天的每天我都只能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哪裡都不能去。

  

 

  最初在我無聊時我還可以坐起身子看看窗外的景色、拿起畫筆作畫,或是看看書來打發時間,可是最近我發現我的病情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先不論最近來探望我的姊姊看著我的表情總是透露出一股悲傷,就連醫院中的護士小姐看著我的眼神都帶著一股憐惜,而上次做完身體檢查時醫生什麼也沒說,只是對著我搖搖頭,又嘆了一口氣,接著就把姊姊叫出去說了好久的話,姊姊回來的時候,我發現她的眼眶紅紅的,我開口問了,她卻只是堅定地跟我說,「沒事,相信姊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知道他們是為了我好,所以才瞞著我沒跟我說,但是我自己的身體我又怎麼會不了解? 


 

  近來這幾個禮拜我光是坐起身就要花費好多的力氣,看書時才看沒幾行字就開始頭暈,甚至我開始連拿畫筆的力氣都沒有了。我變得很容易累,體力變得很差,吃不太下東西,食物一入口就想吐反胃……我知道我的病情更糟糕了,這不用別人跟我說,我自己是最清楚的。

 

  

  又過了幾個禮拜,我已經沒辦法吃固體的食物了,每天只能靠著打點滴來維持身體的基本需求,我變得很虛弱,甚至連說話都很困難,看著淚流滿面的姊姊,我只有使勁握緊她的手,希望她可以放心。


 

  然後又過了一個月,現在的我幾乎每天都在睡覺,連片刻的清醒都變成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我已經沒有力氣握緊姊姊的手讓她放心了,雖然閉著眼睛,但是我是依然知道的,因為姊姊的眼淚已經染溼了我的床單。


 

  其實我知道姊姊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堅強,姊姊其實很不知所措,但是她卻為了我,強迫自己堅強獨立起來。對於姊姊的行為我真的很心疼,甚至覺得自己是個拖累,只要沒有了我姊姊一定可以一個人過比現在更好生活。我曾經忍不住對她脫口而出,但是她聽完卻是勾起了微笑敲了敲我的頭要我別想那麼多,好好把身體養好,然後又給了我一個溫暖的擁抱,「艾莉絲,不要放棄自己。」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睡著睡著,我度過了一天又一天,我知道我的時間不多了,聽醫生說我現在每天清醒的時間不到三個小時。而由於睡著的時間很長,我便開始作夢,在夢境裡我的身體十分的健康,身上穿的是可愛的洋裝,而不是白色的病服,姊姊和我肩並著肩坐在樹下,開心地聊著天,還念了故事書給我聽。


 

  後來我發現了一只帶著懷錶嘴裡不斷的念著「我遲到了!我遲到了!」拚命向前奔跑的兔子,在好奇心的引導下,我跟著兔子先生跳進了樹洞,來到了另一個奇幻的國度。

 

  先是喝了身形會縮小的藥水,接著是吃了會變大的蛋糕。小小的門,小小的鑰匙,一下子變得像房子一樣大,一下子又變得像小老鼠那麼小,在奇幻的國度裡,我遇上了瘋狂的製帽匠、三月兔和睡鼠,並參加了他們瘋狂的茶會,還遇上了愛抽水煙的毛毛蟲先生、神出鬼沒的笑臉貓、正在替白玫瑰上色的撲克牌士兵,還有高傲卻又孤單怕寂寞的紅心皇后......等等,在夢裡我所畫的人物全都活了過來!


 

  當然我知道我是在作夢,儘管這個夢很真實,但只要是夢,也總有醒了的時候。


 

  臨走前白兔先生拉住了我的衣袖,對我開了口,「艾莉絲,妳留下來陪我們好不好?」

 

  我吃驚的一轉頭,除了白兔,還有笑臉貓、毛毛蟲先生、三月兔、製帽匠還有睡鼠,甚至連紅心皇后也來了!

笑臉貓蹭了蹭我的腳也喵聲說道「艾莉絲不要走嘛~妳就留在這裡陪著我們多好啊~」

 

  「可是……」

 

  見我還在遲疑,紅心皇后也走到我身前來靠在我耳邊柔聲說道,「艾莉絲我答應妳不再亂發脾氣,也不再亂砍別人的頭了,拜託妳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不是這個問題啦,妳聽我說……」

 

  「妳想要什麼我都給你!是漂亮的洋裝?還是數不盡的金銀財寶?」,紅心皇后的焦急全寫在臉上。

 

  「我……」

 

  「我知道了!是看不完的書吧?還是......」

 

  「紅心妳冷靜點聽我說!」,我抓住了紅心皇后的肩膀,迫使她正對著我。

 

  「我不需要你說的那些東西,雖然它們都很吸引人,但是我終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應該回到我該去的地方才對。」


 

  紅心皇后急切地看著我,眼淚都流下來了,就連平常那副高傲的樣子都收了起來,「艾莉絲妳不能走啊!妳…妳答應要教我做更好吃的水果派的!妳不能不守信用對吧!妳說過你不會騙我的啊,如…如果妳走了就又剩下我一個人了…我不想要一個人,還是連妳也討厭我了?」

 

  「噓──冷靜點哪紅心,我並沒有討厭妳。相反的,我非常的喜歡妳,當然大家也是。」我替紅心皇后擦掉眼淚,接著又喃喃的說到,「你們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像是我的家人一樣,我知道大家都不希望我離開,我同樣的也非常捨不得大家啊。」

 

  「那妳為什麼不留下來?」看著笑臉貓的笑臉都快變成哭臉了,我連忙摸摸他的頭繼續說道,「我還有一個姊姊在現實世界中等著我,而且我也不該一直拿你們當作逃避的理由,這樣對你們是很不公平的,我已經佔用了你們太久的時間了。該做的、想做的我都已經做過了,這些都是多虧了你們,但是我想我也該試著去面對現實了。」

 

  「可是......」

 

  我抬手欲罷,只是在最後向他們調皮地眨了眨眼,「不用再說了,在這最後我只想跟你們說聲謝謝,你們給了我好多好多快樂的回憶;然後是對不起,請原諒我就這樣離開你們,最後是『再見』。」

 

  闔上眼,我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滴─────。」一直在維繫她生命的機器發出了單調且頻率一樣的響聲,心電圖上再也沒有了起伏。

 

  艾莉絲‧海瑟十年的人生就這樣的畫下了句點。

  

  短短的十年,和一場長長的夢,殘酷的現實與美好的幻境,艾莉絲是逃避過,但她終究選擇了坦白的面對死亡,很殘酷,但是這就是人生現實的寫照。

 

  面對死亡,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在某種方面來說,艾莉絲確實成為了像她姊姊一樣堅強的女性,坦白的面對現實,不選擇逃避,而是去接受,然後坦然。

 

  雖然艾莉絲的這一生活得並不長,但是她是幸福的。

 

  有一個疼愛她的姊姊,還有一群在夢境裡陪伴她的好朋友們,而這夢究竟是虛幻,亦或是真的存在,我們也無從得知。

 

  不論是甚麼樣的美夢,都有清醒的時候,但是它並不是消失了,而是常存於我們的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煙柳默 的頭像
晴煙柳默

❄夜行性貓科動物❄

晴煙柳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煙柳默
  • 打算重新整理我的部落格XDD

    因為以前的分類時在是有點亂了,這篇嚴格來說是我寫下的第一篇小說,思考了很久雖然很羞恥但是還是想放上來,大概是國三暑假長是第一個開始寫的故事吧,對我來說還滿有紀念性的,雖然那時後的文筆真的是不忍直視ˊ艸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