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那一刻我的臉上滿是雨水的味道,冷冷的,帶著淡淡的腥味。

 

  媽媽她睡著了,睡在一個大大的木頭盒子裡,身下墊著一朵又一朵的白玫瑰,很安靜的睡著。

  

  自從上次媽媽離開家裡後,我已經很久沒有跟她說話了。阿姨一直哭,抓得我的手說著對不起,我覺得很奇怪。

 

  「媽媽只是睡著了呀,阿姨不要擔心,媽媽只是累了,她會醒的。」

 

  阿姨哭的更兇了。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老頭在盒子前念著不知所云的東西,我覺得有點吵,媽媽怎麼還不醒呢?

 

  那些人蓋上了盒子的蓋子,拿出了釘子準備將蓋子給釘住,「你們在做什麼!媽媽這樣要怎麼出來!」

 

  「邦尼,不要過去。」叔叔緊緊的抱住了我。

 

  「不要,放開我!不要把我媽媽埋起來,她會醒的......她會醒來的!」茫然的掙扎,我想伸手阻止他們,叔叔卻將我的頭壓近了他的胸膛,喃喃著,「邦尼......她不會醒了。」

 

  

* * * * * *


 

  一場夢。

 

  果然是夢呢,因為,那天出門後,我就沒有再見到媽媽過了。在那之後,聽說遇上了空軍轟炸,當時的焦屍遍布,遍地都是焦黑的屍塊和斷肢,就算還在,我想恐怕也是面目全非了吧。

 

  連隻手臂都沒有找著,又怎麼會有葬禮呢?

 

  「邦尼?」

 

  「來了。」

 

  跳下了床,外頭的風很冷,我用圍巾往脖子上繞了幾圈。那天,好像也是這樣的天氣。

 

  在蔓延著雨水淡淡腥味的早晨,「Welcome to life. 」

 

#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煙柳默 的頭像
晴煙柳默

❄夜行性貓科動物❄

晴煙柳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