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濕的空氣從門縫滲了進來,電扇運轉著,嗡嗡嗡的聲音和窗外的雨聲重和,密封好的信擱在桌上,我就這樣發著呆,直到露娜喵嗚了一聲,將印著花草圖案的信封放到我面前。

 

  「喵嗚--」知道我聽不懂她在說些麼,露娜只是舔了舔被雨水沾濕的毛皮,在伸了個懶腰後轉了兩圈在我的桌子上坐下,睜著黃綠的眼睛望著我。

 

  我伸手順了順她頸上的毛,她舒服的瞇了瞇眼睛,又喵嗚了一聲。

 

  「好啦,我知道了。」

  

  輕笑了幾聲,我將家裡寄來的月餅剝成兩半放到了露娜的面前,並拆開了綴著紫堇的信封。

 

  『那一頭的你,過的還好嗎?』

 

  秀麗而纖細的字體這麼寫著,我忍不住勾起嘴角。

 

  來自陌生人的一封信,卻比冷冷的水泥牆和一旁一直顯示提醒的手機更讓人暖心。

 

  我喜歡寫信,不論內容在旁人看來是不是有意義。

 

  透過筆跡,透過文字,透過信封的傳遞,文字的意義,由我們來賦予。

 

  今天的你,也寫信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煙柳默 的頭像
晴煙柳默

❄夜行性貓科動物❄

晴煙柳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