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來時,石頭上面長了些綠絨似的苔類。雨季一過,苔已乾枯了,在一片未乾的枯苔上正開著小小藍花白花,有細腳蜘蛛在旁邊爬。河水從石罅間漱流,也從腳趾間流過,腳掌拍打著水花,孩提時候的歡笑聲不絕於耳,那是我第一次去溪邊玩耍。耳邊淨是蛙鳴與蟬聲交織,迴盪在山林中,陽光穿透了枝葉間的縫隙將溪面曬的閃閃發亮,牠倆依舊扯著嗓,雖不懂牠們在唱的是什麼,我們只是大聲的附和著,用兒童特有的稚嫩嗓音,天真的唱著歡快的歌。

 
 

       雨季來時,燕子剪刀似的尾羽橫剪過街頭,將行道樹上頭那聲聲像是燃盡自身的撕扯給剪下:「知了、知了。」隔著窗戶的玻璃,天上的烏雲開始聚集,沒過多久便下起了大雨。答答的雨水打在玻璃上節奏鮮明,母親伸出手指,點著雨滴跟著它一起滑落,教我玩下雨的遊戲。原先的我是不喜歡下雨的,因為無法到外頭去玩,但玩著「下雨的遊戲」,似乎這樣的午後,也不再顯得無聊,我慢慢喜歡上了這樣的雨天。

 
 

      五年前的雨季,當第一聲的悶雷奏起,那道劃破天空的閃電,似乎也劃破了我的童年。一個人坐在客廳裡,我雙手抱膝窩在沙發後媽媽替我隔出來的秘密基地,房間裡傳來爸爸的怒吼和媽媽急急的說著什麼的聲音,我不敢出聲,只是握緊原本約好要念給媽媽聽的書。身後傳來了弟弟的稚幼的嗓音:「姐姐妳看,下雨了。」

 
 

       下雨了,手指點在車窗玻璃,跟著雨滴滑下,那天,一樣是在雨季,媽媽悄悄的帶著行李,然後就在也沒有回家,就像下雨後突然消失的蟬聲,連同我那句「不要走」一起被雨給吞沒。口袋的手機震了幾下,大概是爸爸傳來的訊息吧,隱約的猜到了內容,我並沒有拿起來看,只是起身按了下車鈴。

 
 

那年的雨季,雨水的溫度在炎熱的夏日依舊沁涼,但我卻覺得,好冷。眼前出現了一個撐著淺藍色傘的身影,我抬頭對上了那張細瘦的臉,突然覺得有些陌生,「姐,回家吧。」他說,然後將傘撐高把我拉進傘中。

 
 

想起了媽媽當初放在我書桌上的便條,上面似乎寫著:「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煙柳默 的頭像
晴煙柳默

❄夜行性貓科動物❄

晴煙柳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